最早接觸「軍公教」沒有言論自由的理論,是在我高中三年級讀「三民主義」,讀到民權主義時,教科書這樣教: 孫中山 先生有「軍公教的言論,應受限制」的主張,其目的非今日的「怕胡亂言語,被誤為政府政策,影響政府信譽」,而是「統一思想,便於指揮」;既然「老闆」是政府,當然聽「老闆」的。依這邏輯,老百姓敢和他的「老闆」爭自由嗎?那麼老百姓言論,也受無形的限制,不是嗎?

「軍公教」沒有「相對言論自由」實在看不出,道理在那裡?吐嘈王認為,自由本來就該有前提,即使不是軍公教,即使是受法律言論免責的民意代表,也該以道德約束自己的「絕對言論自由」。軍人在戰場時,「絕對服從」,教師教學時,應有所「本」,公務員執法時,應中立,這不是泛指「軍公教」沒有言論自由!而是本諸對「客觀專業知識、職業倫理、職業道德」的服膺。

翻遍「公務人員服務法」計25條條文,「公務人考績法」計12條條文、「公務人考績法實施細則」計27條條文、「公務人懲戒法」計40條條文,沒有法條言明:「軍公教沒有『言論自由』(政論、表示政治立場、為政黨論政)」的相關規定。

郭冠英,他在是在私人部落格用筆名發表挑撥族群言論,他自己說是被人引用,但他承認有發表過這文章,也就是說,他承認有這省籍情結,(這是個人遍見、無知,這與政治何關?扯上政治是陰謀),硬說他違反公務員「行政中立」規定,還有待商確。硬說他的言論,傷害政府信譽,那政府對自己,太沒自信。

現在姑且憑感覺定它有罪好了,當然要找他所犯之法,找不到可直接引用的法條,也只能勉強用間接的法條, 羅織他罪名;「公務人懲戒法」第十四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三目:「違抗政府重大政令或嚴重傷害政府信譽,有確實証據者。」(罰則:記兩大過)。如果政府曾有類似「公務人員不得公開(或不論公開與否)發表有傷害族群團結之言論」的行政命令,那k公務員公開(或不論公開與否)類似「台巴子」言論,就可引用該行政命令推論:郭冠英「違抗政府重大政令,嚴重傷害政府信譽,記兩大過」。再引用「公務人考績法」第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三目:「一次記兩大過者免職」。

問題是三月23日新聞局發佈郭冠英的理由,實在勉強的不行。新聞局長蘇俊賓:『今天的問題已經不在郭冠英與范蘭欽之間關係的釐清(吐嘈王註:廢話),而在於他一而再、再而三,從 312 到目前為止,講話多次反覆,蓄意欺瞞本局,嚴重程度已經達到公務員懲戒的標準。』的確他們是引用上述條款免郭冠英的職,但關件在於:「郭冠英返國說明時,不承認是范藍親在先,後回加拿大,又承認自己就是『范藍親』,明顯說謊,所以「係因郭說謊,期瞞長官而嚴重傷害政府信譽」記兩大過免職,而不是郭冠英的言論「違抗政治重大政令」,記兩大過免職。說實在,新聞局長蘇俊賓玩法玩的不漂亮。郭冠英犯了「挑撥省籍情節」的大忌,但這是否「違法」,可能新聞局都還要酌磨,所以新聞局乾脆用「說謊,期瞞長官」(等於莫須有)的理由,免了郭冠英的職!但如郭冠英,撒謊撒到底,打死不承認他是范藍親,新聞局還無法查證誰是范藍親?那郭冠英的言論就沒事?滑天下之大稽!

今天中午( 3月24日 )馬總統公開贊成新聞局長蘇俊賓的處置。蘇俊賓顯然抓住馬總統的胃口啦(討好泛綠選民的胃口)!記得馬總統才說:「公務員沒有退場機制」,對一個小小九職等的公務員,被「免職」,還拍案叫好?從這件事證明,公務員的確有退場機制。公務員們!小心啦!選民的票多,還是公務員的票多?選民的票多是不是?那是非標準就是以選民為風向,否則,嘿!公務員退場機制就出現了!記住!選民還分藍綠,綠選民人雖少,但是關件少數,(因為他們可以把王金平關在門外!)所以綠色選民千萬得罪不得!否則退場機制鐵出現!得罪藍色選民,還不見得那麼快;像陳聰明這樣,明顯傷害國家信譽,造成國家損失,王清風部長都說:「是我,早就辭職了」,但陳聰明,就是穩如泰山,還說「公務員沒有退場機制」?「有法無法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」不是嗎?

 2005年高雄市水災,高雄市工務局長吳孟德在議會公堂表示,711水災是因「外省人來太多」所引起,這位仁兄的言論,是在議會回答質詢時,這是正式代表官方的場合(當然我們相信官方不會授權這種荒唐言論),但這事件藍營也炒作的使謝長廷的市政府涕笑皆非。這是這位仁兄白目的「驕恣」,與「政治何關」?

郭冠英的「台巴子」言論,與上述高雄市官員,有「異曲同工」之妙,「愛護本族」之情「不分軒輊」,兩邊「族群」,一定為「自己人」的荒謬「拍案叫絕」,為「非我族類」的荒唐「大加韃伐」。佔在「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立場」,兩人都在言論自由得範圍內,只是「情感」淹沒了「理性」,這類話,有人信,是這人的悲哀,社會大部份人相信,是這社會的悲哀。其實大部份人都不信,但大部份人都被「政客政治陰謀(非政治議題)」操縱而不知。

政客總是借機炒作,媒體輿論又把「郭冠英」事件扯到「公務員要維持行政中立」,「軍公教沒有政論自由」云云,扯的失去焦點,包括新聞局也失了立場,不知所云、、、。前面說過,即使沒有「明文限制軍公教的言論自由,軍公教也要有言論自由的自我約束」,但類似吳孟德、郭冠英的言論是「政論」?是「論政」?充其量是「無知的種族優越感」,與政治無關,他們都是「白目」,真正挑起撥族群仇恨的,不是這兩位「白目」,而是硬是把「白目言論當政治議題」炒作的政客,台灣同胞分不清楚,台灣政客不分清楚,吐嘈王可說的清清楚楚:今天站出來罵「郭冠英」的人,昔日是否同樣指責過「吳孟德」?昔日罵「吳孟德」的,今天是否也要站出來罵「郭冠英」?這才是「理性」的表現,如果答是否定的,那台灣的「政客」,不是「郭冠英們」就是「吳孟德們」?台灣同胞每每被操縱,那何嘗不也是「郭冠英們」、「吳孟德們」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324

324 中午媒體報導:郭冠英接受專訪時,發表其「兩岸統一」理念,這可是吃了稱砣鐵了心,這是100%的政治議題。

郭冠英又說交接完畢,返國時要討回公道,如我是公懲會,我會判郭冠英記過免職不合法,套句法院判余天說「馬英九全家持綠卡」無罪的理由,郭冠英的台巴子言論可受公評,不是嗎

郭冠英還說,江南事件時,他還把國民政府對付「江南」的機密文件,透露給江南之遺孀(也或得江南遺孀證實),當時這種行為是「叛國」,但現在看起來是「對的」。言下之意,現在政府免我職,將來歷史會證明,我是對的。讓吐嘈王再打一次廣告吧:

專制政體、民主政體沒有矛盾。社會主義、資本主義沒有矛盾。白人、黑人沒有矛盾。東方、西方沒有矛盾,天主教、回教沒有矛盾。大陸、台灣沒有矛盾。本省人、外省人沒有矛盾。藍、綠沒有矛盾。矛盾只有兩個:富與貧有矛盾,有權無權有矛盾,其實它們是雙包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