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本主義國家,國營企業績效比不上民營企業,舉世皆然;其原因,老百姓,無權、無法、無知監督、管理國營企業的經營;國營企業管理階層皆由政府指派,這些被政治任命的官員,享有經營者的待遇, 好的只負責服從政治,壞的中飽私囊,都不管企業虧損,因國營企業官府所提之預算,要由國會審核始通過、所以國會議員,就有為上下游私人企業商家「架構橋樑」的籌碼,國會議員夾預算權,向政府施壓,政府官員指使旗下奴才官股代表,聽命行事,國營企業滿足國會議員的請托,國會議員也就放棄嚴謹監督預算執行的責任,於是國營企業成為「官商鈎接結 」 的瘟床,「盈虧事,不關己」是國營企業前世今生的「宿命文化」,只會恩怨情仇的循環不絕,不會因「東窗事發」而止。(李登輝 輝的一次金改,銀行開放民營,沒有關說,銀行說開就開?陳水扁的二次金改沒有關說,說併就併?馬英九廉政署的招牌,才掛牌沒幾天,就生蛂H)馬英 馬英九的廉政署有屁屁用2年前吐嘈王就說了 !

 

完全民營企業的文化,是以盈利為導向的「效率管理」,除非有利可圖,不會服從政治干預,如果利潤豐厚,即使違法犯紀,在所不惜 不惜!(這和國營企業,只要中飽私囊,公司虧損、違法犯紀,在所不惜!截然不同)公司如果虧損無救,就宣佈破產,不會像國營企營企業,由政府國會「合作」編列預算,長期用納稅人的錢,支撐無可救藥的慢性病企業。

 

威權時代,國營企業中鋼公司是台灣國營企業績優公司龍頭,為什麼?因為蔣經國答應趙耀東的要求:政府不干涉中鋼人事管理及公司營運事務。換句話說,當年中鋼公司,之所以創下績優國營企業的龍頭,是因為經營管理文化不同。總之,企業之盈虧 取決於「營運管理」,而不是冠上「國營、民營」的帽子關係,國營企業多數虧損,是因營運管理不當,而非「國營」兩字不當。其實「中鋼公司」雖是國營企業,但他擺脫「國營企業文化」,而採用私人企業文化「效率管理」,他已是最早實施「民營化」的「國營」公司,只是那時沒有玩文字遊戲、數字遊戲。而且績效,比私人企業有過之,而無不及。

 

全世界國營企業都難脫「營運管理不善」的宿命,所以鐵娘子,英國首相 柴契爾 夫人,主張國營企業,開放民營!就是要政府將國營企營企業虧損的包袱,丟給專業的私人企業,官員完全退出經營管理,政府只管抽稅,不管虧損。有藥可救的公司,專業CEO自然能起死回生,無要可救的,就讓他淘汰娘子的 「開放民營」和李登輝的「民營化」一樣?吐嘈王就不相信!希內行人指教 !

 

李登輝當總統,跟著喊潮流喊「民營化」,他的作法是,把國營企業的股票,賣出51%,又用立法程序完成「民營」的定義-公司股權,51%屬私人,則該公司就算是「民營」公司,民營公司的預算支出結算盈虧,按公司法由董事會、理監事會、股東會管理,國會(立院)管不到。但是「民營化」的公司,政府因有49%的股權,按公司法,董事長,董事、理監事都案股權比例分配,所以「民營化」後的公司,其董事長一律官派,董事、理監事官派的也佔大部份,所以人事權、經營權都在都是在官派董事長,董事、理監理手裡,這些人只是「代表」政府,政府又是誰?是李登輝,是陳水扁,是現在是馬英九、 這種民營化」比原來的「國營企業」更糟,因為這種企業,不但沒有效率管理的私營文化 ,政治干預也仍然存在,而且又可躲開國會監督(當然與剝削是一體兩面,但從「014案」看來,立委已放棄「民營化」公司這塊肥肉)。

 

李登輝的「民營化」,本來就是個騙局,為何不乾脆「民營」,而叫「民營化」?他誤導人民以為「民營化」的公司就等於「民營企業」,就會有「民營企業」的績效,諸不知,國有企業「民營化後,公司官股還是佔絕大部份,還是由一些奴才經營,這些奴才,因為脫離國會監督(國營會也是蚊子會),更是如虎添翼。嚴格說,李登輝沒有騙人,是老百姓無知,自己上當。民營」,後面還有個「化」,不「民營化」不等於「民營」,老百姓以為「民營化」就事「民營那是老百姓無知,李登輝就冷眼看「笑話」!(就好像國民黨的徒子徒孫,幫李登輝把國 國民黨的企業賣掉,錢入李登輝私袋,這些徒子徒孫還拜李登輝 如乾爹李登輝 內心暗爽冷眼看「笑話」:不是我騙你們,是你們甘心被騙。)

 

李登輝的陰謀,陳水扁為何不改,改了他吃什麼?馬英九他不敢吃 ,為何不改?改了林益世們吃什麼?

 

國營企業民營化,第一個攜牲的中鋼公司,其民營化後,盈收有比「國營」時期好嗎?每況愈下不是嗎?從本來就是「民營化」管理的「國營企業」,變成「 奴才管理」的「民營化」公司,是誰的錯?是總統的錯?是立法委員的錯?總統、立法委員是人民選出來的,不是嗎嗎?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2012/07/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