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背景在民國40年代,大嬸很窮很窮!暑假她帶著才一年級的兒子「小虎」從基隆到家在台北的姐姐家。

      從家到車站約50分鐘腳程,大嬸窮的只剩下時間,所以帶著小虎走路到基隆火車站,省下乘公車的錢!當小虎走在路途上,看見呼嘯而過的公車,心理好羨慕公車上的人。就這樣,大嬸牽著小虎的小手,連走帶拖得,到了車站。大嬸沒有立即買票,而是坐著等,等到月台的鈴聲響,廣播器催促旅客趕快上車,大嬸才帶著小虎匆忙進月台,對著剪票員說:「上車補票」。  

      就這樣上了普通車車箱。「火車開嘞,火車開嘞,穿過高山,穿過小溪,不知走了幾百里,快到嘉義,快到嘉義,外婆看到真歡喜!」小虎眼看窗外,內心唱著從學校學來的歌。車子過了八堵、七堵、五堵、「四堵都沒看到怎麼就是汐止?」、、小虎正在思考這問題。

查票員來了,他問大嬸補票的起點:「妳從那裡上車?」

大嬸回答馬上:「汐止」。

查票員臉朝小虎:「小弟弟,你在那裡上車?」

小虎想都沒想:「基隆!」

查票員又對著大嬸説:「到那裡 下車?」

「台北。」大嬸的聲音小的大概只有自己聽的見。

「到那裡下車?」查票員放大聲兇巴巴的再問。

大嬸才慌張的低著頭較大聲說:「台北」。

查票員:「連罰款×××元,小弟弟因誠實,免補票!」

「喔、、」大嬸恨不得找個洞往地下鑽。  

      就這樣,母子出了台北車站,車水馬龍,萬頭鑽動的人潮如傾巢而出的麻蜂,大嬸又開始走那到姐姐家尚未完的路,大嬸真的很窮!窮的只剩下時間。一路上氣氛很燜,小虎叫了聲「媽!」接著問:「剛才那位叔叔問你那裡上車,你怎麼說是汐止」。小虎年紀還小,還搞不清火車票價是用旅程算。他以為和公車一樣,一票到底。

「你不懂,從基隆起補票,要多花錢,從汐止起補票,就省很多!」

「那你應該早一點先告訴我,我才知道怎麼回答。」小虎覺的沒幫上媽媽的忙,很抱歉。

「難到你要媽教你撒謊嗎?」大嬸不知從那來的氣,羞愧、懊惱、矛盾、怨嘆全糾結在一起,衝著無辜的小虎大聲發怒。

小虎被母親突然轉變的情緒嚇呆了:「媽!我、、錯了、、、、、」

「嗚!」大嬸的情緒繼續失控,後悔自己剛才把氣出在兒子身上,眼淚終於潰堤,停下腳步,蹲下來,摸著小虎的頭:「小虎,你沒錯,、、、(哽咽)你一點沒錯,是媽錯了!、、、媽 不該為省錢而說謊、、,真的窮的只剩時間了、、、孩子!千萬不要學媽,答應媽,小虎以後絕對不要學媽說謊、、、、嗚!嗚!」。

「媽!不要哭嘛!」小虎突然長大了,懂得安慰媽:「媽!小虎窮!但還剩下『誠實』!」

        母子繼續走完窮的還剩下誠實的旅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/07/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