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沒有在電話、網路與在瓜地馬拉的妳碰頭,昨天在skype裡,與妳通話,我第一句話就怪罪:「女兒!為何這麼久都沒有給爸消息?」那邊傳來:「對不起!以後我會快點連絡」。妳一定了為和爸爸網路聊天,才早起7點開電腦這邊已晚上10點,兩個時間,兩個空間,兩顆心,海空途,千萬里相隔,父女情,萬千縷卻糾結

爸爸的老毛病又犯了!儘挑些埋怨的話說;明明擔心妳遠嫁外國,是否適應當地文化?浪漫的拉丁男孩,到底能把愛情維持多久?妳的夫婿尿糖是否降低?妳減重成功嗎?妳的生意如何?覬覦跟蹤你們的歹徒,是否絕跡了?我期待的洋娃娃,八字有沒有一撇、、、、、、、這才是我要問的,不管過去我問了幾次?以後我還是會問同樣問題,最不該說的就是:「為何這麼久都沒有給爸消息?」卻先脫口而出?!

 交談中,妳重提爸爸在妳小時候,嚴厲責罵妳的往事,妳已不止一次向爸爸傳達了當時對妳幼小心靈造成的傷害,甚至影響妳成長後對自己人格的負面影響,以往每次妳提這件事,都是內心怨恨含淚的對著爸爸好像批鬥另一個人,爸知道,爸說出的重話,再也收不回,所以妳的批鬥也永遠要承受!只要妳心裡會好過些!爸也會撐下去!

 妳拿我們家養的狗「大鋼」做比喻!妳告訴我,最近看到教狗的一本書:當狗在吃垃圾的當下,主人要馬上給予處罰,幾次後,牠的記憶經驗,就學會吃垃圾是不被允許的,但爸爸每次回家,發現「大鋼」不知什麼時候,把捆綁的垃圾,咬的到處都是,氣的揍的「大鋼」哇哇叫,但「大鋼」感覺當時牠什麼都沒作,為何主人一見面就揍「人」,狗是聽不懂人話的,牠的接受指令,是靠記憶經驗,怪不得可憐的「大鋼」,每晚當看到爸爸回家,先躲起來,經驗告訴牠,會挨一頓揍,即使他沒有咬垃圾袋,他也要躲爸爸。爸爸一看「大鋼」躲起來,就斷定牠又咬垃圾袋,知道自己咬垃圾袋會挨揍,還明知故犯,所以根本不管垃圾袋有沒被咬破,就去追「大鋼」,可憐的「大鋼」根本不知道挨揍與咬垃圾袋有關。

 妳在Skype中說:對孩子的管教,也類似,許多小孩的小小不乖行為,從小就要立即當下糾正,妳說:「爸爸從小你就寵我,我的任性,爸爸總是百依百順,後來到國中,爸爸發覺不能再寵,改變管教態度,這突然的轉變,和過去十幾年不同的經驗,使我像頓時失去依靠,我根本無法接受,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,只知到自己天天受到爸爸的懲罰!從此我失去對自己的信心、、、」,妳狠狠的比喻,加深爸爸的心絞痛,加上爸爸和妳媽異離,當爸爸背著75歲的奶奶,離開那個家時,爸爸也註定同時背著那沒得選擇的遺憾,一輩子。

 這次在Skype的通話,和以往不同,妳沒有再怨懟;雖然妳還是重提爸爸在妳小時候,嚴厲管教妳的事,但妳說現在妳釋懷了,並且表示,妳以往對爸的怨懟,是自己沒有成長,妳告訴爸,這個轉變,是妳信神(基督教)的結果;爸爸非教徒,對基督教,沒有成見,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尊敬過基督教,因為爸爸對妳的「歉疚」,祂代爸爸補償於萬一。當爸爸和妳媽媽異離後,我知道對妳們兄妹,爸爸只有儘義務的空間,而且那個空間,永遠填不滿!爸爸不敢享有一點權利,難得見你哥哥的面,但他那懶散的作風,忍不住爸的老毛病又重犯,重話一出口,事後又責怪自己:憑什麼有這權利?「對不起你們」已經根深柢固的在爸爸潛意識裡,所以妳說,不再為爸爸傷害妳的往事,埋怨爸爸時爸爸反而受寵若驚!哥哥和妳不一樣,他從不表示他內心對爸爸的不滿,他可能內心說:「爸老是柿子挑軟的吃!罵我比罵妹妹兇」(這是事實 ),但爸真不知他想什麼?或爸心虛,爸從不相信,妳哥哥會接受爸的責備,寧可相信他是無言的抗議。爸總是這樣自責:「我不是你們的媽媽?現在你們是成人了,我不該把你們當孩子!」

 妳大學畢業後,是讀書、是升學?爸看的出來妳很掙扎,後來妳選擇工作,看的出來,顯然與妳個性不合。後來妳告訴我,妳要遠渡重洋,到瓜地馬拉舅舅的公司做助理、、、、後來嫁瓜地馬拉為人婦、、、、說實話,爸爸打心裡都反對!但爸爸一直告訴自己:「妳和哥哥都是媽媽的兒女,爸爸沒有權力同意或反對」。爸爸只有祈求祖先保佑妳及哥哥,乖乖聽媽媽的話,如果平安如意,這是你們媽媽含辛茹苦的成果,如果有任何差錯,都是爸爸種的因,爸爸常常做這樣的心理預防建設。否則突然的壓力,怕會遭架不住。

 爸爸現在老了!當爸爸年輕時,對妳和哥哥不正確的管教,當下你們沒有告訴爸爸,也不會懂得告訴爸爸,這樣會對你們造成的傷害;爸爸和「大鋼」不一樣,事隔十年、二十年後,你們責怪爸爸當年的錯誤,爸一聽就懂,可是、、、可是、、、我們能從來嗎?、、、、、、

 2009/07/26

一個爸爸的自白,祝天下爸爸~父親節快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