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國五十幾年的期間吧!竹籬笆內(眷村)的冬天,又濕又冷,竹籬笆內的日子,又窮又苦,籬笆內的人,吃不飽也餓不死,在那「克難運動」的年頭,竹籬笆內的人,被「生離死別」的際遇,搓揉的只有一個思維「為了反攻大陸,回老家」,對「吃的飽」根本不會奢想。但那時候,竹籬笆內,沒人是乞丐,所以竹籬笆內的大人,小孩,只要不奢望,就顯得幸運多了!

 建誠父親是個行伍軍人,但讀小學的建誠,不覺得自己家窮,因為竹籬笆內的大叔大嬸,那個家天天有葷吃?國家配給軍公教米糧,已是恩典!建誠讀書時,鞋底經常破個大洞,但還穿著天不知地知的黑膠鞋,很有自信(腳底破洞的膠鞋,必較透氣不臭),建誠不會覺的有什麼難過,雖然班上也有同學,穿的美美的,有「阿Q」遺傳基因的建誠,總是會根那些赤腳的同學比,覺的自己還是很幸運。

 建誠小時候記得,經常有乞丐到眷村挨家挨戶乞討,左鄰右舍雖然不是人人慷慨,但總是會有同情的人,給個一角、兩角,建誠也看到,自己的母親,因家理沒有錢(不是沒有多餘的錢,而是根本沒有半毛錢),但會添一碗飯,裝一點菜(當然沒有魚肉,因為建誠家飯桌上也沒魚肉),叫建誠:「建誠!拿這碗飯給伯伯吃!雙手捧好!才不會翻,筷子等一下再拿。」其他的什麼都沒說,建誠也覺得:「乞丐好可憐!」,看到乞丐吃母親給的飯,建成也覺的莫明的快樂!建誠的「同情心與愛心」,就著樣被母親點燃

 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光陰荏苒,已三十幾歲的建成,帶著還沒上小學的兒子出門,也是冬天,也是北部,天也下著雨,這年冬天特別冷,才走出地下道,建成不由自主的掏出口袋的煙和打火機,點起煙,猛吸一口,去去寒氣!正巧路邊有兩乞丐,一男一女,男的年青、女的年老,依衫濫簍,蓬頭垢面,男的伸手向建成乞討。

 「年輕人好吃懶作」這念頭,又被近日的媒體報導鼓舞著:「萬華夜市有乞丐,是開著高級轎車到停車場,打扮成乞丐,走到龍山寺『上班』。」,成年的建成,同情心越來越冷默,如是平時,建成是不會施捨給 路上的乞丐,因為他怕被欺騙,但今天,身邊帶著稚子,建成想:「不誠實的社會,以後會教孩子如何辨識真假善惡,在此之前,要先點燃孩子的同情心與愛心」,建成想到自己幼小時,母親如何對待在家門口的乞丐。

 於是建成掏出一元給兒子:「把一元放在那可憐人的碗理,不要用丟的,會丟到碗外啊!」,孩子放下錢之候,那男的乞丐又說:「先生可以給根菸嗎」?男乞丐看著建成手上的煙又乞討;「沒問題!」建成想:「遇到抽煙的同志啦!」於是遞根煙給那乞討的男生,順便掏出打火機,大母指「咖!」,轉動點火開關,打火機點著,伸手準備替他點煙時,建成愣住!因為香菸是在那女老乞丐的嘴上,女老乞丐應該是男乞丐的母親吧?建誠開始打量她們的關係。女老乞丐的手有點斗,接受建誠的點煙時,深吸一口,再呼出那比她衣服香的二手煙說:「謝謝!」,建成再拿一跟菸,遞給那男乞丐,心想,索性好事做到底;要再替男乞丐點菸時,那男乞丐説:「我不抽菸,這一根菸,留給我媽媽等一下抽好了!」。建成開始為剛才的質疑:「年輕人好吃懶作」感到以貌取人的不對:「他一定有說不出的原因,落此下場、、、、、」,孝順的人,不該壞到這地步。

 走過人行道,建成的稚子,這時對著建成説:「爸!乞丐他們好可憐,天氣那麼冷,穿那麼少。那個乞丐兒子,要香菸給乞丐媽媽抽,很孝順,你說是不是?」。「沒錯!」建成望著小兒子:「你冷不冷?兒子!」,稚子溫暖的回答:「一點也不!」 北部的天空,似乎熱了起來。

 父子的背影,逐漸消失在車水馬龍的地平線上。

 

    2009/ 12/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