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的我小學初中 高中的 老師,十個有六個,都是操外省口音,國語說不標準的「老竽仔」!每天上課,不管教公民的、國語的、歷史的、理化的、數學的、美術的、音樂的(印象裡美術、音 老師都是國語講很好的年青老師)、、、、一上課,總是要「忠孝節義、諄諄教誨」幾句,才上正題,。

 

時候的 老師,個個道貌岸然、不茍言笑,教鞭不離手,訓誡不離口、罵學生用吼、打學生用掃帚。我們從小誰沒被老師打過?但有誰懷疑:「老師打的學生正當性」?男老師穿中山裝,女老不施胭脂,教書就是教書,肚子裡的墨水不多,但也口沫橫飛,傾囊相授,從不用生動的或性感的什麼肢體語言,自製道具吸引學生,也用不着吸引學生,那時代,為了反攻大陸,孩子生過頭,老師人不夠,免稅,十八趴優利都吸引不到年青人教書(現在這些當年的老師,卻成了被人指指點點的靶心!?)。但這些老師,學問沒多高?師範高中嘛,但頂著「為人師表」的大責任,不管內心是否矛盾,被道德的大旗,壓的「老師就是這樣」,就好像軍人就該馬革裹屍在戰場!沒人有怨言!

 

我小時,初中就要聯考,六年級升學班,全班補習,記的我的級 老師( 郭方修 老師在基隆市是碩彥之士,當時他是師範高中畢業的科 老師),早上7點就到教室陪同學早自習,晚上補習到7點下課,全班補習,那時代,大家都窮,每月十元補習費(相當現在的200元罷),也是有人繳不起, 老師不知是為人師表,羞談錢事還是真「富貴浮雲、不在心上」,就是「自由繳或不繳」,遇到這種良(心)師,除非真家徒四壁,學生家長感激都來不及,怎會「A」老師的補習費!

 

現在自己年過甲子,回首雲煙,猶記老師當年,咬牙打我們手心,他臉上的痛,不亞於我們手上的痛,那麼窮困的生涯,正職青春,下午四點下了課,大可到有錢人家當家教,傻瓜才把全班學生留下補習,這不是「有教無類」的道德感?補習費欠繳的,更不向貧窮家長催討,這不是「為人師表」的道德感?受到老師體罰,學生及家長從不懷疑的 支持 老師的管教,從沒有聽說老師體罰傷及學生,沒有聽說學生 家控告 老師體罰學生的新聞,這就是那時代「尊師重道」的社會氛圍。

現任教育部長說:「允許學生送老師500元以下禮物,以示『尊師』。」這話是從何說起?我是學生或家長,會罵「無理!」,我是老師,會罵:「無禮!」。表達尊師重道,可用任何方式,受與不受,考驗老師的道德價值,而這價值,不是區區教育部長能量化!從教育部長的話,可理解今日教育事業已墬落到與「道德」無關的地步!

 

我青少年 時代的 老師,教育文憑遠低於現在(持大學文憑的小學老師,絕無僅有),但他們受到舊禮教的道德制約,比現在的法律約束更有效!那個年代的家長,教育文憑也同樣低於現在,但家長也絕對信 老師的管教,吐嘈王現在步入黃昏歲月,雖一事無成,但規規矩矩一生,安貧樂道,都是這些文憑不高但道德 高超的 老師,給我的教誨、和啟示!

 

總結一句話:「 那時的 老師以身做則在傳道」,給我的影響,遠大於我這一生,所經歷的政治人物!誠執的對所有教過我的所有老師說一聲:「敬愛、親愛的老師,不管您尚健在或做神仙,教師節快樂 ~!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/09/28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PS:我小學讀基市中山國小,初高中都讀基市一中 . 姓名:王文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