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老頭的嬌妻阿嬌,比王老頭整整差了16歲,因為老少懸殊,所以有著父女的感情。王老頭與阿嬌家在台北,但阿嬌在竹科園區工作,作二休二,連上兩天班時,住園區宿舍,下了班,連休兩天時,就回台北與王老頭相聚。

俗話說,小別勝新婚,所以這對老少,結婚以來,因兩天小別,故日日似新婚。王老頭為了疼惜阿嬌,經常想些「羅曼蒂克」的「點子」,取悅阿嬌,幸好王老頭,人老,點子倒不少。

20101231,王老頭打電話給在園區宿舍正準備上大夜的阿嬌:「喂!我明天一早,要去迎接百年的第一道曙光」。

傳來阿嬌不安的聲音:「你要和誰一起去迎接百年的第一道曙光?」。

「明早我到妳下車的重慶北路交流道站接妳,妳是我百年的第一道曙光啦!」

王老頭很得意自己的創意,淘淘然,娓娓道來,想像嬌妻害羞的樣子。

「都老夫老妻了,還來這套!」電話果然傳來被糖漿滾過得笑聲:「哈!哈!哈!你真會說話」,阿嬌心裡的有小鹿在亂撞。

嘿!嘿!這招果然有用,聽那笑聲,王老頭就知道,又成功的「登入」嬌妻的芳心:「我人老,錢少,點子卻很妙!創意!創意耶!」,王老頭一廂情願的自我感覺良好,得意自己的傑作!

         2011年大年初一,太陽晒到王老頭的屁股,王老頭跳起來,胡亂抓起衣服,臉不洗,牙不刷,眼屎還擋著視線,王老頭就往公車站牌,「這年頭乘公車接老婆的,全島應該只我了!難為嬌妻從來沒因此有感覺、有怨言、有失望、只有下車時,看到我時的嫣然一笑。」王老頭想著想著,覺得委屈了老婆。

        千呼萬喚,601公車,姍姍蓮步駛來,王老頭趕緊找個位子坐下,深怕駕駛猛踩油門,摔個狗吃屎,可是,可是今兒駕駛怎麼搞的,大概受到證嚴上人感召!開車也慢條斯理,等王老頭坐好了,才緩緩起步,而且站站減速停車,不猛踩煞車。王老頭心裡犯滴咕:「平時公車總是猛踩油門、猛煞車,今天希望它開快一點,它就一反常態,和我做起梗!龜速前進」。王老頭腦裡陳現出證嚴上人不急徐螢幕傳道的畫面:「人----不--如----者,-十------九--。....」,王老頭腦裡想像自己手持唸珠讀經,緩和自己的緊張。

        終於,到了重慶北路交流道站牌,公車沒感覺的徐徐靠站停下,王老頭可急著哪!急著跳下車去迎接百年的第一道曙光!

可是、可是、又是可是…..百年的第一道曙光已經在那等著迎接王老頭哪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1/01/03     百年第一響    

      以上敘述全屬虛構 ,如有雷同,存屬巧合,歡迎對號入座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