獻給在天堂裡的爹和在病榻上的娘 , 也送給為人子為人女者!

四月的夕陽,說熱還冷,說冷又悶,陳老推著坐在輪椅、年過九旬的老母,走在北海的小魚港邊,非假日,又是日落時分,整個畫面,像清了場似的冷靜、一個老頭,推著一個老老奶奶,少了許多不必要的眼光,陳老一邊推輪椅前進,一邊不時擦拭老母嘴角流下的口水,顯然老母生 理退化的連吞噬都不能自主。陳老的老母也非沒有意識,情緒的起浮,還是會從臉上表情反應出。這一對母子,相互凝視,交換憐惜的眼神,說話變的多餘!

 陳老停下腳步,煞住輪椅「能煞住時間的輪子,有多好!」心想:「感謝老母,晚年偏心,信任我這小時最不乖的兒子,從美國飛回台灣,接受我的報恩於萬一」,陳老把母親的輪椅,調整到面向落日方向。

 「弟弟!謝謝你替我們分憂,我歉疚很多、、、、」陳老在美國的姐姐,常在msn如此說。

「哥!真虧欠,你對媽的付出,我與你的弟妹都心不安,、、、、」陳老在美國的弟弟,也在Skype如此說。

「千萬別這麼說!是我搶了你們的福。」陳老誠肯的也愧對在美國的姐弟:「早些年,媽在美國,都是你們在照顧,那時我和你們現在一樣,對媽、對你們,也有歉疚。現在你們把福氣承讓給我,是我幸運,可惜我沒有把媽照顧好,那幾乎致命的摔一跤,是可以避免的,是我該死、、、、爹晚年時生病,我跟船,不在家,都是弟照顧,是我終身的遺憾、、、、、、、」。這類對話似乎又借著海水,蕩漾著!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 安靜的場景,緩緩進入一對年夫婦,丈夫推著空娃娃車,太太牽著一個跚跚學步的小女孩,小女孩掙拖媽的手,往陳老的輪椅這邊跑過來,充滿好奇的眼光,看著輪椅上的老人。陳老想:「自己兒子都三十多歲,還不結婚,女兒嫁到外國,也未懷孩子、、、、」。陳老對小女娃娃揮揮手:「嗨!」,小女娃笑了笑,又害羞的跑回爸媽那邊,年 輕爸爸一把把小女娃抱入娃娃車。

 「小女兒!喜歡搗蛋!」年輕媽媽指著娃娃對輪椅上的老奶奶說:「對不起」。

陳老低下頭,看看他的母親,老母親嘴角蠕動,顯然在笑:「嗯嗯」發出聲音,陳老很高興看起來萬念俱灰的老母,今天有了難得的感動,被年輕父母疼愛兒女的畫面,鉤起她的曾經所感動!

「那裡的話!小娃娃好可愛,祝福你們用愛心投資」陳老替輪椅上的母親回答年輕媽媽!

「希望我們的孩子,也會和你一樣用愛心還本」年輕的爸爸聽懂了陳老的話!

 艘扁舟緩緩駛進碼頭,船尾拖著長長的水痕,彷彿拖著快要沉入水線下的夕陽晚霞片片 撒下天網,使盡渾身解數,也想撈起西沉的落日。夕陽今兒特別美好、、、、、

         2011/04/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