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病榻床地多年,我跑醫院是家常便飯,現在已經懂的逆來順受,把醫院當成也是我家的一部份,就把這家的的趣事,當做在黃蓮樹下彈琴:

 母親肺炎從護理之家住進加護病房,便秘超過24小時,我告訴護理師,我母親在護理之家都是隔日需通腸或塞藥劑通便,否則會脹氣嘔吐。過半天,護理師沒反應,我急了自己到藥房買軟腸丸為母親通變,久病成醫,母親終於通便,肚子帳氣也消。後來被護理師知道,訓斥:「你怎麼不配合醫院治療?自作主張!出事誰負責?」;我摸摸鼻子。隔天,護理師替鄰床阿嬤通便完,轉過身問我:「妳的母親要不要順便來一顆?」,話中有話;因為我母親昨天才通過腸,便秘還沒超過24小時,所以我也話中有話:「有如此搭順風車大便的嗎?」。護理師狠狠還我衛生眼珠。

 有一位住院老伯伯,在護理站,大吵大鬧要回家,護理師受不了,就哄他:「好啦!好啦!,我已打電話給你家人,他們馬上叫計程車接你回家,你回去等。」老伯伯說:「妳騙我!我來的時候是走路來的,回去為何要坐計程車?」;護理師「、、、、、、、」。

 有一位住院年青人,死纏著護理師,要通便塞劑,護理師說:「剛剛已給你塞嘞通便劑,而且也給你服了軟便藥,藥效沒那麼快,你回去躺下等。」年青人氣急敗壞説:「我蹲馬桶蹲的屁股都裂了,還要我等到什麼時候?」護理師反嗆:「那一人的屁股不是裂的」。病人:「、、、、、」

最後  

2013/05/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