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8、、、、210 YA101的肚子狂瀉!

YA之後,日子被嚇的停滯!?或開始倒退!?YA之前,日子就開始偷跑,YA之後日子早就加速不見了!。  

晨坐在客廳前,眺望台灣海峽,海水浮著虹彩,浮著等候進台北港的拋錨船,浮著等候放行的故事。海平面沒有因凌晨101的瀉肚子而退色。歷經15年的蒼海磋跎,曾經痛徹心扉,在慶幸脫離苦海之後的25年,眼前這副畫,如魔鬼咬住我,為何買下它?醉飲愛恨情愁?不怕觸景傷情?如果不是自虐狂,就是鬼使神差吧!?人一生至少要做一次傻瓜,只一次嗎?

水手啊,你怎能吞得下那麼多的孤獨?吞得下那麼多的落寞?吞得下那麼多無語的問?和吞得下那麼多的等候?等待果陀在舞台出現()?終有一天,你會上岸,和我一樣聆聽水手唱歌,比自己唱好太多。但我肯定你聽不懂岸上青年的倒數,更不會去追逐曙光,因為歷經落日的觸痛,深深知道殘留的餘輝來自清晨第一道曙光!

YA!屬於青春!爺!屬於黃昏! 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註:「等待果陀」是法國存在主義作家貝克特的舞台劇劇本,描述兩個流浪漢在某地無聊等後果陀的對話,果陀自始至終都沒出現,果陀到底是誰?他們也不能肯定。劇本得諾貝爾文學獎。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背景音效取自youtube中國好聲音」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2014年與2015年之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