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弟弟移民美國多年,也是美國公民,我常拿「美國人」揶揄他。一星期前,公司派他到台灣出差,順便休假,住我家幾天.和我一樣,每天到醫院,陪伴老母,共享天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週日,我帶他到鼎泰豐的101店,打牙祭,鼎泰豐遇假日,不預定座位,全部現場領號碼牌,等候叫號,我們領了號碼牌,預估還有得等!就到外邊廣場散步。走著走著,突然看到人群中,一位大嬸,抄著大陸普通話的口音,與同伙邊吃邊大聲聊,說著說著,順手把癈紙往地上一扔,我看傻眼,很不舒服,瞄了一下四週的人,大伙和我一樣,都只是看傻眼而己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風吹來,癈紙在廣場地上滾,我弟弟一個箭步踩住,彎腰撿起癈紙,環顧四週,找到不遠處的一個回收桶,把紙給丟了。

           頓時,我心中感到一陣羞愧,對著老弟,自我調侃:「到底美國人的公民與道德,比中國人技高一籌!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說的「中國」是「一中各表」,不!是「一中同表」,不!是「一邊一國」的中國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7月23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