湯老師:

 

     首先向我最愛的老師致歉意,平時沒有多聯絡,今年教師節,懷著慚愧的心,打電話向老師致意,沒想到雹話那頭,傅來老師依舊平靜的語調:「文同,我太太走了!」。我忍住奪眶!突來的震憾,我腦子先是空自,然後就是師母慈祥、婉約、話不多、笑不少臉龐的拼圖。

 

     我們之間的闢係,除了師生,更像兄弟,老師或許忘了,在基隆市立第一中泥寧的操埸,帶我們這一群精力過剩,調皮搗蛋的男生打「美弍足球」,以發洩體力,您是教我們英文,又不教我們體育!不言可喻的愛心,我怎敢或忘?到老師家,年青美麗的師母,總是笑容可掬的招待我們,那時你們還沒孩子,調皮的我們,偷偷耶喻:「長相不怎樣的老師,如何擄擭美師娘的芳心?」現在老師年應在八十左右,我們也邁入「不逾矩」,才體會「夫妻不是郎才女貌才幸福,男心善女慈愛才是天作之合。」過去年少輕狂不識好歹,如今近黃昏,終體會人生之美,是用慈善心讀,而不是用彩色筆畫。老師、師母年長我們約十載,智慧不虛長我們五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老師紀念師母所寫感人的紀念文,我會轉給王恩良同學看,我也將此遣憾,轉告董林清、王重光同學了,也告訴在美國您的同事、我的姐夫謝仲俊,他現在有心臟瓣膜症,所以也不敢長途撘機回台。

 

     我玖柒高齡的母親,病榻關渡醫院,護理之家,因此在退休後,我在淡水買窩居,以便每日前往探病,六年了,不曾遠遊,沒去台中拜望老師,乞願諒。如果老師有路過台北,胆敢請老師順道來淡水寒宅,讓學生為您做羹湯,那學生一定是前世修來的福。

  

師母走後的第一個聖誕及新年,心疼老師一定會倍威寒冷,看在老天已安排您的孝順子、女、孫、、相拌,請為他們保重。

 

     學生 王文同敬上  201512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