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和往日一樣的時間,用一樣的方式(乘公車轉捷運),一樣的路徑,來到一樣的地方(護理之家),探視一樣的我的母親,(說探視不如說「自我安慰反射動作」還倒貼切)。不一樣的是,那一天同病房換來了新「 返老還童亅,95歲了,但頭腦相對清醒。照服員叫他的名字:「黄家業!」(把返老還童的阿公阿媽當小寶寶叫,這是這裡的文化,沒有不敬的意思)「餵你吃藥了!」

「你先吃」,老先生舌的頭好像梆了繩子,口吃不清。

我心裡想:「來這裡的爺爺奶奶,不是頑童,便是聾,眼前這新生,可是頑童」。

「我沒有病為什要吃?」照服員也用調皮的語氣問。

「我也沒有病」,老先生的還是閉著眼睛,舌頭含着鹵蛋回嘴。

「好!好!我先吃,我先吃!」照服員一邊哄他,一邊熟練的拿起老先生的鼻餵管,灌葯。

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

        重覆往日的動作,這一天也有不一樣,黄老先生的老伴,來探視,老太太也有八十多歲了,我進門時向她寒喧後,接著走到母親病榻前,繼續我的日常動作,摸摸母親的手,哈哈打招呼,親親母親的額,清口腔,檢查紙尿布、、、、、、,隱隱約約傳來微弱的歌聲,用粵語唱的「楚留香」,我還聽懂:「千山我獨行,不必相送」,沒有半奏,清唱的歌,從天而降?環顧四週,原来是從斜對面,黄老先生病床,隔著布簾傳來的,是那位八十多歲的老天使,唱給她九十多歲的老伴聽,又怕被人聽到,不好意思,所以不敢大聲,但我還是聽到,頓時那我覺的那柔軟的韻音,充滿感情,如泣如訴,繞樑三日還不絕如屢縷。真誠的鴛鴦情,善良人的本性,所呈現完美的影音,感動了我,想大哭一場的親身經歷。

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

         約三年前,母親肺感染住進加護病房,我答應醫生從口腔插管急救(靠呼吸器),醫生説最多一個月左右,如沒好轉,就要氣切(在喉嚨開孔接呼吸管),口腔不能長期插管。我沒有答應,因為看到母親口腔插管治療時,我心如刀割,自覺非常不孝,所以簽字放棄更進一步治療。簽完字的手指是疆硬的。以後的每一次會客時間,我都在不省人事的母親耳邊,低聲哼兒時母親唱給我聽的「摇籃曲」,記得我很大了,還要母親唱「摇籃曲」!我自許在母親走前,唱「摇籃曲」「還」母親,每哼這曲時,淚閘總關不住。最後期限到了,醫生拨了管,我也做了最壞打算,連醫生都說是奇跡,我母親又被閻王打了回票。莫非98歲的母親還要聽我哼「摇籃曲」?

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

只有親身經歷過,才會聽懂撥動心弦的音符,才會有被人性真、善、美的影音感動、震憾、想哭一場的痛快。    2016/2/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