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年古稀,兒女沒給我分文過,我不難過,也從不說什麽!但無含貽弄孫之樂,這才是我不敢開口但很在乎的遺憾(我曾在兒子的Face book上反諷:古人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,今人笨蛋有三,娶妻生子養老爸)。

 

每當散步在公園,看到小baby,小朋友,雖非自己孫子,但别人的孩子的天真、無邪,也會移情,當成自己思慕解憂的天使,即使是陌生人,我也會,向他們身旁的父母,送上我真誠的讚美和祝福。

 

但越來我越不敢這樣做。甚至不敢靠近小朋友,只能遠遠的、默默的、献上傷感的祝福。在我有生之年,我還是有心,不花金餞,用心DIY做出的「愛」,不能分享出去也罷了,但連閉鎖在心房,也覺得「罪惡?」,這使我感到老人什麼都沒有義意,連「爱心」都變成是「偷偷摸摸」的悲哀!

 

我們所處的社會,人與人之閭的距離,己不只越來越遥遠的悲戚,相反的是︰狭隘的空間裡,文明的野獸,距離是越來越近!

 

是啥原因,變成這樣?無解的,「增高見警率」、「加強社工協訪」、「嚴罰峻法」、、、這都是政客的慌言。憤怒、恐懼、呐喊、無助、絶望和納税—樣,是市民必須有的承擔。容我悲觀的說:「弱者天佑加上自求多福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