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醺的夜台北

戴著傭俗的LED髮飾

散發廉價香水芬芳

用聖誕音樂污染平安夜

今晚車水馬龍

聖誕老人個個酒駕鹿車

一群醉鹿

借酒膽

在紅燈前賴著不走

跪在猛拋媚眼的城市裙底

垂涎熟透嫵媚的軀殼

看不透重重煙火打底的皺紋

傾杯底

醉忘

那是熟悉的體溫

抑陌生的體香

 

       昨夜台北
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rd jan.2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