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約七十年以前,一個女人從福州老家由媒人帶到上海,準備嫁到一戶人家,才相親還來不及論婚嫁的一個晚上,雷雨交加,準丈夫傳來消息,軍艦接到命令,隨政府緊急撤退到大後方-重慶,連道別的機會都沒有。此時上海租借地的郊區,全淪陷,一個弱女子,幾乎是被騙來的,回福州老家的路,在那個年代,如在天邊,束手無策的她,只好就以準媳婦身份,負擔起侍候準婆婆、侍候大嫂及小姪兒的重擔,大嫂是清末的什麼大戶格格,手不能提,肩不會挑,大伯也是海軍,也是隨政府海軍到了重慶。所以躲日軍空襲警報、排隊領食物、照顧姪兒、典當財物、燒飯洗衣、、、與其說是人家家的「準媳婦」,不如說是來當丫環,就因為大媳婦是有錢人家女兒,而她是一個已無依無靠的女兒家。

 

做準丈夫的,隨軍艦來到重慶,除了空襲,日本軍艦根本進不了內地,但國民政府海軍軍艦,也被困在長江變成「江軍」,無戰可打,整天靠岸,軍心士氣可想而知。那個時代的通訊落後,加上戰爭,與淪陷區不能通訊家鄉在千里之外,只好在夢裡 寄相思。命運捉弄人,做丈夫的,在重慶生了一場大病,住在醫院時,與一位寡婦看護婦,有了戀情,這個看護已有一子。千里之外的家鄉,7年沒有音訊,家鄉還沒過門就分開的準媳婦量也不會「死守空閨」,就這樣,已是準丈夫的遊子與新戀人,過一天算一天!

 

第八年,日軍投降了!戰後凱歌返家的日子遊子,近鄉情怯, 快到家門時,看到一瘦弱女子站在家門口,直覺吶喊:不可能!不可能!我們連婚宴都沒辦,妳怎麼會?怎麼會?、、、、、荒謬的年代,荒謬的相遇,荒謬的分離,荒謬的重逢。

 

第八年,日軍投降了!多少人歡欣鼓舞?多少人夢想成真?全國人八年的所有艱辛,都只賭這一天的「贏」。八年因營養不良,身軀瘦弱的準新娘,也和其他人一樣,以為「贏」了,來到門口,迎接連什麼樣子都幾乎忘記的準夫婿。答案揭曉了!賭了八年的這一天,全國 人皆贏了,「她獨輸」!因為準夫婿進家門時,後面根著一位陌生女子,還帶了一個孩子。

 

在那個非常保守的年代,在準夫婿家一呆八年,娘家的路在戰亂中早失了連絡,除了含恨的繼續這荒謬的坎坷路外,已無退路。一個舊時代的弱女子,除了喘喘不安外,那裡懂的平等?人權? 反而趕快補辦結婚,趕快生兒育女,因為丈夫有了後,「妻」的身份才有了保障!雖然丈夫烽火的情人,一直同在屋簷下。為妻的並沒有偉大容忍情操,但曾經在丈夫病褟邊,照顧丈夫的女人,也不是純心 破壞別人家庭的壞女人,為妻的只能抱怨、只能抱憾一生,但不能,也無能絕人之路啊!

 

禍不單行,國共內亂又開始,這次做丈夫的,帶著妻子、情人全家一個也不少,來到寶島、、、、、作妻子的,不是有偉大情操,肚量大的可以容忍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,而是一直活在子女的成長中,在寶島的日子更難過,因為沒有婆婆的家產、嫂嫂的嫁菪i點當,靠丈夫微薄薪餉,養自己兒女都困難,何況還要與丈夫的情人和她的孩子分享,不是為妻的有偉大情操,而是 她懦弱、無能改變什麼,除了逆來順受,讓歲月解決難題,說的也是, 歲月帶走了丈夫!歲月也帶走丈夫的情人!所有難題,過眼煙雲。但歲月還沒帶走為妻的 生命,和她甩不掉的怨懟,因為自哀、自憐已一輩子,所以自虐的性格,悲劇的一生,變成為人妻對子女嘮叨的唯一成就。…….在隔絕差不多50年後,兩地領導人終於做了「 是人早都該做的事」-開放探親。

 

做兒子的問娘:「媽!您要不要回老家看看?」。

而髮蒼、眼花、齒落的老婆婆,用一慣的哀嘆:「老家?第一個老家毀在抗日戰爭、第二個老家毀在國共內戰、如

果有 第三個老家,那就是看你那沒良心的爹,是不是也還在那裡「等」、、、、」。

「何必呢?媽!」兒子勸:「事情都過了那麼多年?」

「過了?說的容易!」已92歲的老太婆,眼看天邊的說:「我的一生是過了!白過了!但現在兩岸開放探親,千 千

萬萬像我的故事,才開始呢!」。

 

海峽這邊高喊:「即使犧牲生命也要維護本土主體意識」。

彼岸也喊:「不排除武力解決國土分離問題」。

「為什麼世上偉人的偉大志業,都是建立在百姓的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之上?因為: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的,不是他們自己!是這樣嗎?是這樣!」 不識字的老太婆問兒子。

「淡忘歷史容易!覆製歷史更容易!」一無成就的兒子,領悟到了這千萬年不變但偉人無法覺悟的哲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為人子的,雖然聽煩了老母親的碎碎唸,但夜深人靜,聽到老母親的咳聲,再想她的坎坷 ,也會心裡抽痛。於是他體會:「對女人而言,失去丈夫的疼愛, 如有孩子,她還能支撐,如再失去孩子,那很可能痛不欲生。」我們不是偉人,我們無法分離別人家庭,但有幸的我們是凡人,一定要把握自己的家庭,由其要抓緊自己的母親!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5th Apr. 2008         

以這篇文章,獻給這故事的女主角-我的母親。也對千萬因戰火而失去「丈夫疼愛」的母親說:「命運奪去妳丈夫的愛,祈禱命運會用健康來補償」。也祝天下母親「母親快樂平安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