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經營之神,王永慶去世,舉國如喪考妣,媒體報導,王永慶的小兒子,接受訪問,說:小時候埋怨父親只忙賺錢,沒有時間陪我們。現在才體會,父親為了社會國家的大愛,攜牲親情的偉大情操。吐嘈王學養修行,差的太遠,無法體會這種墨家「兼愛」精神。王文祥的談話,使吐嘈王感恩起,身為平民的我,有個情感巨富的窮爸爸,培我度過童年,我是多麼幸運!!

         入秋了!芒草花苞如毛筆,露出毛尖,回憶兒時,住山坡邊,在秋末季節,我父親 在工作之於,如星期天早上,常帶我上山採蘆葦,父親用鐮刀,從蘆葦根部割下整枝蘆葦花,就丟到簍子裡,不一會兒,簍子裝滿了,就下山回家,父親沒叫我割蘆葦花,也沒叫我扛竹簍。回到家,就把採回的蘆葦花,攤曬就在家附近的空地,傍晚,蘆葦的碎花晒乾了,是蓬鬆的,父親就拿梳子,梳蘆葦蓬鬆的碎花,像梳頭髮一樣,蘆葦碎花一梳就會掉,剩下細細的已沒有碎花的、很細的纖維枝(比棕櫚毛還細但比棕櫚毛還有彈性),幾根梳好的蘆葦花梗,绑成一蘆葦束,幾束蘆葦束再整齊聲排好,绑成一掃把,頭部蘆葦支用刀切齊,尾巴比頭髮粗些的蘆葦纖維,用剪刀剪平,掃把就大工告成 。所有製作過程我只跟進跟出, 還是什麼忙也沒幚,父親也沒要我幚任何

         家中用的掃帚,都是父親做的,用完不夠,才去買,買的掃帚,又易壞又掃不乾淨,媽媽常說:「用一輩子掃把,沒有比 你爸爸做的掃把更好用」,這也是我一輩子,唯一記得我母親贊賞父親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 如今父親離世24年,高齡母親也無力拿掃把,每當我拿塑膠纖維做的掃把掃地時,塑膠纖維因靜電作用,整支掃帚會沾粘毛髮時,就想到父親做的掃把,不但地掃的乾淨,更不會沾粘毛髮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其實令我感慨的不是掃把的好用,而是記得兒時上山、下山、割蘆葦、提蘆葦、晒蘆葦、綁蘆葦、、、、所有過程,我進進出出,像個跟屁蟲,沒有幫父親任何忙,父親也沒有叫我做任何事,從小父親不給我任何負擔,甚至讀書!他只說:「有心就好!用心更好! 能努力,那太好了!」;一直到父親撒手人環,他也沒有給我一絲物質上或精神上的負擔,父親話很少,但我知道,他喜歡我賠在旁邊看,我也愛跟,我們父子相差45歲,雖然我們沒有太多交談,但我們有永恆的交心。從交心的潛移默化中,我不知不覺學到「自食其力」的哲學,「有多少 本事,就吃多少飯,太超過,就會不安穩!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個孩子,如果有個大富大貴,又能天天回家吃晚餐的父親,是前輩子修來的福,豈可不珍惜! ?再想我自己,青壯年時因生活,長年在外謀生,既不像王永慶,為大社會犧牲小愛,也不能像我父親,能陪兒女走過童年,哎! 已近黃昏的吐嘈王,愧為人子!枉為人父!

   20thOct.2008